03

君问归期未有期

何当共剪西窗烛

李商隐的长安之行坎坷而艰辛,

仕途不顺的他于暮春之际回到了泾州,

生来就好强的他,回来后拒绝了岳丈的贴补,

与妻子一直过着清贫的生活,

虽然他们没有钱,养不起佣人,

但两个人却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整整一年的朝夕相处,

她为他洗尽铅华,脱下华服,

如一个普通妇人一样操持家务,

两人的感情愈发深厚,

两颗心的距离也更近。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作为家里的顶梁柱,为了生计,

李商隐于开成四年(839年),

再次参加授官考试,

这年得到了秘书省校书郎的职位,

没多久,他就开始了四处奔波的生活。

从京师校书郎、河南弘农县尉、辞职、

秘书省、守孝、秘书正字、远赴桂林,

李商隐的仕途走的跌宕起伏。

但幸运的是,他与妻子的感情一直很好,

两人十几年来,一直相扶相携的前行,

他经常外出任官,而她就在家带孩子,

管理好整个家,让他安心外出。

 

那一年,他远赴桂林任职,

回来后,几经波折,借道巴蜀,

正好遇上巴蜀连绵不休的大雨,

使得行程被误,不得不借居蜀地,

当日接到了妻子千里外的来信,

信里的叮咛与深情,惹得他红了眼,

夜里,他提笔写下了《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你问我何时能到家?

可是雨不停地下,归期难定,

真想早日到家与你秉烛细聊巴蜀有雨的夜晚。

04

还未道别

你怎忍心弃我而去

有时候,你不知道,

哪一次离别会变成最后一次,

哪一句叮咛会成为最终的遗言。

人世无常,世事难料,

仕途不顺的李商隐,终究难逃命定的劫难,

大中元年(849年),他赴江西任职一年,

这段时间,妻子因操劳过度,身体有些虚弱,

但为了生计,他回家时间屈指可数。

到了大中三年底,他又到江西武宁节度使府为判官,

这一去就是两年,与妻子的联系也只有书信。

 

其实,早在大中元年,

王晏媄的身体就远比虚弱严重,

但善解人意的她,始终没有告诉他实情,

她以为自己会好的,不想让终日奔忙的他操心。

直到大中五年春末,她预感到自己时日无多,

于是给丈夫捎去一封信,希望他早些回来。

然而,她终究没有撑到他回来,

就这样撒手人寰,留下年幼的孩子。

 

那日,自收到她的信,

他的心就跳得又快又慌乱,

整日坐立不安,总觉得有事要发生,

于是,胡乱收拾了一点行李,

租了匹快马,日夜不停的往家赶,

但还是晚了,他恨,恨自己没有早点回家。

穿过院子,轻轻推开她的房门,

他多么希望,能看到她温柔的笑脸,

多么希望,能再牵一牵她的手,

然而,这一切都没了,没了。

看着屋里熟悉的物件和窗边落灰的锦瑟,

他慢慢的捂住了脸,转瞬,泪水透过手指,

滴落地面,那无声的哭泣,

惹得紧跟而来的儿子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听着儿子的哭声,他的心抽了抽,

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她那么年轻,

他还没见到她,她怎能就这样走了,

从此以后,这世间,再也没有她了。

把儿子打发出去,他拿起桌上的笔,

抽出她最爱的那本书,满怀悲痛的写下《房中曲》

 

蔷薇泣幽素,翠带花钱小。

娇郎痴若云,抱日西帘晓。

枕是龙宫石,割得秋波色。

玉簟失柔肤,但见蒙罗碧。

忆得前年春,未语含悲辛。

归来已不见,锦瑟长于人。

今日涧底松,明日山头檗。

愁到天池翻,相看不相识。

看着熟悉的房间,却不见熟悉的人,

你可知我的心痛与悔恨。